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会员中心

爱尔贝会员中心

记者和老师“谋杀”了学生的志愿

爱尔贝早教中心 时间:2013-5-16 http://www.adorable.com.cn/

     在北京高考学生填报志愿现场,一名女生问前来采访的记者学新闻学怎么样,记者马上摇头说:“这个职业看似自由,但是压力太大,工作不定时,建议入行要慎重。”女生的志愿里同时还填报了教师专业,负责报考志愿的老师看到了也忍不住说,“当老师不容易,再好好想想。”前辈们这么说,让女生一头雾水:“听你们说完,我的志愿没法填了。”

  媒体从业者当场劝阻学生报考新闻学,教育从业者当场提示学生教师职业的不堪,还有什么能比这种“以身说法”更具有警示意义?

  当我得知有记者这样唐突地劝阻一名有志于新闻的学生之时,作为一名媒体从业者,我深感羞辱。固然我必须承认,该记者所说的是事实,而且事实上,这个职业不让人待见的地方可能还远不止于此。但他恰恰没有提及的,是记者的价值,媒体理想所具有的社会及时代意义。当那位记者只看到这份职业的压力之时,我明确地感知媒体理想在这个人内心的沉沦。或许在今天,这已不是他一个人的沉沦。但是,媒体理想的沉沦,能够表明理想对于媒体是不再存在的吗?

  或许在今天这个时代,理想已是一件无比奢侈的事情。但在我看来,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现状,那种有志于新闻的意愿才更应当得到呵护,也才更应当呼唤那种媒体的理想。因为即便是社会及道德正在发生整体沦陷,但只要有媒体理想的一息尚存,则这个社会仍不会只是绝望。

  说到另一个扼杀孩子志愿的“合谋者”,其所代表的教育职业,就其神圣及价值而言,一点也不比记者所代表的新闻从业者要小。如果说媒体更多地作用于社会现状,着眼于现实的改良,那么教育更多地作用于民族未来,着眼于心灵塑造。但除此之外,他们对于国家、民族以及国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与改变,对于国民精神以及公共人格的培育,却都殊途同归,也都有使命所驱。

  今日中国,“干一行,爱一行”的说法俨然已成过去,当然我也并不试图去分析,“干一行,恨一行”的情况是怎样发生的。但是在一个随机的时代现场,竟然是由记者与教师来残忍干预一个孩子的志愿,这样的情形仍然让人难以名状,悲从中来。

(来源: 信息时报)

网站地图服务条款服务条款服务条款服务条款
爱尔贝早期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1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东路华康街8号 电话:020-38814279 020-38814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