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会员中心

爱尔贝会员中心

走近音乐大师(四)-柴可夫斯基(上):一位由乐感与情感塑造的民族主义的乐圣

爱尔贝早教中心 时间:2012-9-1 http://www.adorable.com.cn/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谁能渗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寻常人无以自拔的苦难. 
                                                                                                                  

                                                                                               —— 贝多芬

   音乐是智慧的翅膀,但凡它凌空飞翔的时候,你便觉着天籁的存在。

                                                                                                一一 寒 夫


  浸透世界的音乐
  一句格言,它能千古不化地成为人们的行为指南,那是因为,它涵括了人伦道德之类的真理;一首诗,能让人们熟烂于心,这是因为它已成为诵记者的人生寄托。然而,一出激撞心灵的乐音,难道不是因为它在诉说听者的喜怒哀乐而令人感佩肺腑的么?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艺术便是如此,让世界人民为之陶冶的超尘脱俗的烂漫诗境。
     

      他早期的第一首作品《长官》,在主题立意上就显示出柴可夫斯基强烈的俄罗斯风格:其思想鲜明,曲意高古,乐境宏大,且天赋独绝。该作在公演时,由他自己担任指挥。那时的人们无不为之“首战告捷”而深怀敬意。这次公演的成功,之所以如此非同凡响,是参加公演的队员们称:“因为大家对这首乐曲太熟练了”。队员的这一惬意的回答是说明,《长官》一曲的作者已将乐曲写到了演奏者的心里去了。无疑,《长官》为柴可夫斯基真正叩开了成就并承载世界性音乐艺术殿堂的大门。
  

      后来在1877年前后,他痛苦地结束了一段难以堪言的婚姻一一准备赴瑞士等地,按医师之见作一段时期的旅游——以便使其更好地得到身心的恢复。三年后的1880年间,他来到意大利。在他居住的宾舍外,军号与士兵的异国生活情调,加之南欧那明媚的风光、温馨的节令等自然生活因素的感染之下,于是,《意大利随想曲》便由然而生了。在这充满异域风情的音乐史诗里,柴可夫斯基将俄罗斯古典的曲式与新颖的意大利乐法进行大胆奇妙地糅合;使意大利风情的乐调在俄罗斯传统风格的曲境里得到新奇的流淌,同时为俄罗斯式的音乐与异国元素的音型,缔结为大奇大和的美的盛典之声。于是《意大利随想曲》让世界人民听不出国界的痕迹。关于《意大利随想曲》的音乐语境的鉴赏,有待后面作祥细诠释。
  在柴可夫斯基的多种乐音里,能呈现世界性音乐语言的交融一一乐境横通的作品实属不少。正是鉴于此,他的音乐把全世界的听众、乐迷联在了一起,他的旋律让国际社会的热爱声乐的人民异口同声地道出一个真理:“音乐无国界”、“音乐让世界拉近了距离”、“音乐使人类更美好”及“音乐之音” !

  热爱音乐的人们大都知道,最开始柴可夫斯基是因为《第四交响曲》而奠定国际音乐地位和声誉的。当然尚有他的《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斯拉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等等均为世界人民所熟知。全人类为尊重这一世界音乐史上的绚丽华章,早于上世纪的1990年,联合国已将这年确定为“纪念柴可夫斯基年”来追溯这位伟大的民族主义浪漫乐派的音乐巨人。
 

  在母爱里前行

      大凡天资超群的人,自幼会得到父母的嘉勉。毫无疑问,幼年的柴可夫斯基也不另外,四五岁时他就得益于母爱一一灵韵的真传。母亲能歌善琴,在柴可夫斯基眼里,母亲即音乐,音乐即母亲,因为她的这份天性,使柴可夫斯基在不到十年时便创作出了第一首乐曲,并且受到父母及周围人的大力赞许。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想起我们的古人的总结:

  母女连心,父子同性。

  这“连心”,是说母亲把自己得自上天赏赐的秉性与儿女始终连系在一起;“同性”的意思是说,人的属性无论年龄长幼或何时何地皆是同父亲保持一系命脉的。因此,一个人的成长,与其父母的教化是息息相关的。日后的柴可夫斯基,正是在恩母善、美、仁、爱的抚慰里健康而善达的前行。

       五岁时,柴可夫斯基在父母的陪同下,播放歌剧《唐璜》的唱片,顿时,他的情感便随着剧情音乐产生了情感哀愁的变化;当情境再现至悲伤时,他顿作大声啼哭。那时,他的周围人还送了他一个外号:“玻璃男孩”,即所谓极易受伤和易碎的心境。由此看出,幼年的他不仅显现出丰富的乐感,还流露出极其深邃的情感:这乐感的反映,是让他将音乐的语言和律动的旋律天然地谐和在一起;这情感的暴发,是他能适时地把生命的真、善、美与人性的悲、喜、忧完美而强烈地溶于一炉。真实而纯善的人性以及丰沛且诗化的天才,就这样开始充盈柴可夫斯基的大和大美的音乐世界。

  1852年初,12岁的他依照母亲的意愿,进入彼得堡法律学校学习,7年后毕业并供职于司法部。几年后在父母的善导下迈进了具有西欧派【1】音乐倾向的安东•鲁宾斯坦创办不久的音乐学习班(即后来的彼得堡音乐学院)。在音乐上,他越来越精深,逾修逾丰厚,终于在1863年师从安东•鲁宾斯坦学习作曲,三年后正式毕业,且应安东•鲁宾斯坦之弟尼古拉•鲁宾斯坦之邀,在他创办的莫斯科音乐学院任和声教授,并从事专业创作。这一切圴得益于他母亲的善育,父亲的善导。
  在大量曲种的创作实践和频繁的古今乐曲的研究中,他开始了新的思考:他努力把古老的四平八稳的旧俄罗斯的曲风进行一次全面的改革,也就是将现存的沿袭太久的,不适应现代俄罗斯人民喜爱的那种旧俗程式化的慢板之调、韵板之调、靡靡之音,通过全新的激昂、奋进、抗挣、明快、华丽、力量、苏醒及摧枯拉朽之势的新俄罗斯的时代音乐,日渐占领俄罗斯人民的精神世界。然而,虽说他的作品涉及到了所有的音乐形式,也有较强大的社会效应和全新的民族主义特征;但要使俄罗斯走向新音乐的俄罗斯时代,尚需柴可夫斯基处理好西欧派音乐与“五人团【2】”的音乐社会的杂复关系。

    15世纪的俄国封建农奴制,随着俄国资本主义的萌芽而日渐起向衰落。19世纪30年代开始了工业革命,但腐朽的农奴制严重阻碍了资本主义的发展。沙皇虽有所改革,但由于没有根本性能力的腐朽的农奴制,故收效甚微。40年代起俄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赫尔岑【3】、别林斯基【4】、车尔尼雪夫斯基【5】、杜勃罗留皮夫【6】等人用讲坛和杂志进行宣传——对当时的文学艺术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形成了具有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的创作集团一一普及到各个艺术领域。这时,俄罗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音乐界,便出现了以巴拉基列夫【7】为首的“五人团”(时称“强力集团”、“改革集团”及“民主主义集团” 、“六十年代派”) 等。他们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的指导下,高扬格林卡【8】音乐文化思想的旗帜,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大力搜集和整理、改编民歌,从俄国的历史、现实和民间传说中搜集题材,创作具有民族性、人民性的作品;这便是当时“五人团”及特定时代的先进思潮。而在这一特定的音乐时代的背景下,上仓似乎让充满乐感和情感的柴可夫斯基最终选择了“折中主义”。他既不能反对自己的先辈安东•鲁宾斯坦兄弟俩,也无法融入所谓的“五人团”之音乐纷争的漩涡之中。

  因为“折中主义”能使自己回避当时各种势力的“围剿”;因为“折中主义”能让自己腾出一定的时间与空间来进行反思与定位;这样才有后来的伟大的俄国乐圣的诞生!

  如果从音乐艺术的高度去研究,无疑,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艺术世界涵括了三大特性:即民族性、创造性与艺术性。

    民族性,是立于本民族古今音乐的音韵大美及律乐大和;以健康向上,积极向前的古典意蕰融入激昂、热烈、勇敢、求真的浪漫主义手法——使之成为俄国独有的新俄罗斯音乐风格。

    创造性,不拘泥哪一种音界或哪一种声乐、器乐、奏乐等,但凡能呈现出情感的表达和语言的诠释及心灵世界的刻划等,他均能演绎出世界独有的天籁之声。

    艺术性,无论何种曲式,或何种音型等,只要他赋予情感的表白与乐感的挥发,不管乐曲的长短,均在他以充分独到的音韵的润致里得到尽善尽美的艺术再现。那些近似风驰电掣、排山倒海、奔赴战场、冲锋陷阵、横扫沙场、凯旋归来、暴风骤雨,春风宜人,俩心相诉,相濡以沫;慢步楼台、牵影月下等音乐语言的刻划何以不是出自上述诸种特性的诗话意境的产物呢?!

  此外,从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作品里,我们更清晰地看到他在音乐艺术的语言中向世界人民倾诉的人文音乐的历史况味;这就是柴可夫斯基每每流淌着的心灵史、奋斗史以及悲欢史。这些作品没有一丁点杂质,也不沾带一丝情感呢喃中的颓废;较多的是将重音与轻声作着谐和的对话,让一切源自物我天地间的喜、怒、哀、乐沉浸于他那圣洁的内心的抚慰之中——这是非常宝贵的音乐家的心灵塑造;即使在大江一泻千里的尽头,他总要听者们在小桥下小憩一会儿再顺着河水的流向悄悄回到寂静的丛林:《小夜曲》是这样;《奴隶进行曲》{也称《斯拉夫进行曲》}也是这样。他总是果敢地迈着步子,从来听不出一点奴颜婢膝的懦夫气息,把人性的韧力和人格的正大之美,一一藏进那铿锵的步子里,不发一声叹息,没有一个回头地将意志力抗挣屈辱命运——此乃非一般音乐家所能谱写的奋斗历程;一切生命体在这种抗挣前面无不收获着希望与自由:《斯拉夫进行曲》是如此;《1812序曲》亦是如此。听不见一滴泪声,也无以感受一声悲戚,然而那背拉粗纤和与苦难抗挣的力量每每打他的巨微处不觉中穿透了听众们的心底——非超卓的音乐气象自然是无以造化出这般圣境至尊的乐章:旧俄国人民就是被沙皇封建农奴制迫害得伸不起腰来,但他们依然那样坚强,镇定,毅然前往:《如歌的行板》是这样:《四季》和《第四交响曲》也是这样。

  通过他大量的作品,我们不难感受到:家国主义和人伦主义观自始至终便弥漫着柴可夫斯基作品的每一个音符,甚而每一缕天籁的颤音。自1877年后的漫长旅行里,不论是交响乐还是芭蕾舞剧,不管是管弦乐作品或是钢琴协奏曲作品,他一律依照故国音乐的基调去融进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使其更好地让自己的音乐为哺育他的俄国人民服务。在他与米柳科娃不足九周的“闪婚”的日子后,虽身怀巨痛,但那之后的作品仍保持那仁爱的光芒一一贤达通明的强烈的人伦主义精神气息。这一一便是一位天才艺术家的生动体现!

  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艺术,之所以达到如此尚国与民的高度,是因为他幼小的心灵世界就种下了母爱一一善德的种子;他的艺术脉动之所以能穿透世界人民的脑海与心扉,那是因为他受纳了上苍和母亲赐予的天赋乐感及父亲的情感。这些便将他修美成一位与世无争的伟大的民族主义乐圣。

     应该说,柴可夫斯基的创作极其深刻地反映了十九世纪下半页俄国腐朽的沙皇专制给封建农奴制下的人民所桎梏的经济迫害和精神痛苦;反映当时俄国知识分子对光明前景的憧憬与追求;反映了那一代人对腐朽专制带来的黑暗现实的忿闷与强烈的抗挣;反映了作者在作品中利用矛盾冲突来着力刻画人物的思想感情;反映了他在多重环境中细致入微地诠释多种人物在特定场景下的心灵体验;更反映出了作者驾驭音的术数和乐的法妙汇成千变万化的人伦与自然千古不朽的大和之声的匠心独运。他捍卫音乐世界的改革创新,这是因为他要遵循“一切事物不是一程不变”的规律;他同时必须做到光大古曲乐艺,这是因为他时刻在体验艺术的发展的辉煌成就。同时他还注重西欧音乐元素的提取与发挥;重视民间音乐的学习与整理;把民族的专业创作技巧和俄罗斯民族音乐传统巧妙而完美地结合起来;他把清泉流水的乐感与雨骤风暴的旋律交织在一起;又时儿将戏剧性冲突和浓郁的俄国或异域的民族风格富于独创性融合在曼妙的殿堂之中。——这不是俄罗斯人民的音乐,也不是这个世界人民的音乐——这是宇宙间承载天地人伦的和声。

  天赋的呈现
  如何探索和研究柴可夫斯基在古曲音乐及近现代俄罗斯音乐上的成就和贡献,决非一日之工。这里仅从他的音乐表达方面做几点槪述性的鉴赏。

  1895年于圣彼得堡公演大功告捷的《天鹅湖》,迄今已成为全世界舞蹈家的代名词,它被世界人民尊为舞台剧的不朽典范。芭蕾舞剧《天鹅湖》虽属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其实剧情里却融入了多种超现实主义即浪漫主义的声乐表现原素,正是如此才使该剧定格为世界性的舞剧的巅峰。剧中的人物王子和公主最终以忠贞之爱战胜了魔法;白天鹅恢复了公主原型并与王子一起过着幸福自由的生活。这段铺陈而戏剧性的发展和结束,倘若不是柴可夫斯基借助钢琴的挥发以及音乐的语言表白是难以成为一部十足的钢琴经典。

  诚然,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更具音乐艺术的魅力。他的交响乐,音界辽阔,乐律酣畅,构置严谨,布局合理;古风高妙,流韵飞动;和而不类,化象而美。激情燃烧时,似狂风扫落叶;悲袭心头时,若暴风骤雨冲刷着泥潭;当人民携手抗击入侵者时,乐势仿佛飓风摧倒山峦群峰;当人们致以爱恋和友善时,其乐语又宛如春风似的吹拂着人们的面颊和胸膛——伟大的俄罗斯文学之父普希金【9】的中篇小说《黑桃皇后》由柴可夫斯基之兄穆•柴可夫斯基改编,1890年首次公演于圣彼得堡玛林剧院。该剧堪称柴可夫斯基歌剧的代表作之一。《黑桃皇后》的剧情是:出身贫寒的青年军官格尔曼与上流社会的美丽小姐丽莎相爱,然而由于阶级地位的差异使他们的相爱结合成为难以逾越的障碍。不多久,格尔曼从朋友的口中得知恋人丽莎的祖母一一年迈的伯爵夫人掌握着赌博致胜的三张牌;于是,格尔曼决心一试身手研究其中的绝秘:其目的是假借赌博发财来改变自己的阶级地位——以顺利地娶上丽莎为妻。然而,其实这三张牌只是社会上流传的以讹传讹的奇闻罢了。尽管格尔曼绞尽脑汁,最终不但没有取得财富上的胜利,还意外地杀死了丽莎的祖母伯爵夫人,并且使他心爱的丽莎因得知自己与青年军官的爱情幻灭而自杀身亡。后来将他自己的整个财产在赌场上输个精光后,独自在绝望与悔恨中拨刀自刎。
  

      这一完整的故事全景,均在柴可夫斯基的丰富的乐感的交响诗话的意境中得到了尽善尽美的充分润致:在人物处于深思、慢步、轻微行进的时候,他的旋律恰似行云流水般的徐徐流动:当人物处在心思重重与现实相矛盾的瞬间,人们便听到他那不二坚毅的果敢性和视死如归的律动驱使的勇往前行。巨象的响乐将人们不屈辱命运的意志力渲染得铿锵有力;木管和竖琴的共鸣把人物的哀愁和忧伤送到了遥远的天边,等等。这些堪称柴可夫斯基为一般音乐家所无以比拟的超卓!那是1871年,柴可夫斯基首次举行个人音乐会,与会的有各界知名人士,自然也邀请了时为大家的屠格涅夫【10】。起初屠格涅夫尚不乐章到场——那是因为他一贯不愿与音乐家往来;﹢原以为音乐家难以被人们记忆与久传。经安东•鲁宾斯坦的邀请最终还是晚到了一会儿。

  作为柴可夫斯基交响乐的名篇《如歌的行板》虽说没被屠格涅夫赶上,但其它的作品均被他称为“大雅之作”。可以说,全世界热爱音乐的人几乎都知道柴可夫斯基的这首经典作品。《如歌的行板》时长13分20秒,他把“如歌”的人生况味倾诉在了这13分钟的总结、描述、刻划和深思里,没有听众听后不为之心源感佩,思绪万千。这次首演的六年后的一次演出,居然请到了大作家托尔斯泰【11】。那天被这出《如歌的行板》的乐境摧出泪来的正是面对乐队的知名观众托尔斯泰。一首音乐,既没有人物,也无具体的生活场景,但它却能如此超常地将一位大作家的泪水悲伤地摧了下来一一这是需要何等高超的思想、深邃的乐理以及圣妙的艺术表现力才能达到的啊!

  相比之下,《1812序曲》就远远要大过《如歌的行板》的整体效果了。1880年10月应尼古拉•鲁宾斯坦的请求创作了这首作品,其全名原定为《用于莫斯科救世主基督大教堂的落成典礼,为大乐队而作的1812庄严序曲》(简称《1812序曲》)。作品取材于1812年俄罗斯人民反抗拿破仑军队入侵的这一历史事件。于是,柴可夫斯基的这首作品成就了他用音乐艺术来歌颂自己祖国的人民抗击侵略的战争史诗的作品。《1812序曲》中,他以英雄的爱国主义题材和音画般的通俗易懂的标题性,以及形象化的主题发展和灿烂的管弦乐的音响色彩,获得了人民的喜爱与称道。

  《1812序曲》的乐曲结构为奏鸣曲式:引子﹢呈示部﹢展示部﹢再现部﹢尾声共五分乐章。这里有必要祥细赏鉴《1812序曲》音乐艺术的全局构成。序奏(即引子)一开始,中提琴和大提琴开始了缓慢而具有宗教意味的庄严的第一主题;这时,人们似乎随着人群一起在神秘教堂里开始做着愉悦的弥散。随即旋律由一首古老的《众赞歌》的切入将音乐引入另一情景的前沿。这一主题肃穆虔诚,如同在描绘战前(1812)俄罗斯人民和平自由的幸福生活;亦仿佛表现着困难当头时人民正在乞求上苍的呵护与恩赐。

  紧接着音乐的行速加快,木管乐器逐渐声起并使音量增强。这时的复合型音响变得宏大有力;其号角声、呐喊声等交织成一片,但作者让沉重的低音乐器奏出了急促的号召性主题;随之奏出了轻快的轻骑兵进行曲。作为序曲的第二主题,它象征着响应号召的俄国军民团结抗敌的英雄形象。

  现在我们来感受呈示部。这是一个富于戏剧性变化的部分。乐曲为降E调钢琴结构的三部曲式。其快板部分描写了当时的战争场面;在增强的重音和切音之中,好象让人们看到英勇激烈、残酷搏杀的场面。此时的音乐展开了《马赛曲》的曲调作灵动点缀,它的反复交织地出现正象体现着拿破仑军队入侵俄国边境。这一《马赛曲》的变化引申及与全部音乐主题的交织挥发,描述了拿破仑军队的凶残及俄军勇于消灭敢于来犯之敌的壮烈情景。

  但音乐艺术的潮水流向副主题的时候,那恢弘的场面骤然显得十分优美绮靡;这里面渗透了作者真纯的抒情语言,他将往古崇尚文明的俄罗斯的传统音乐大和地结合为田园诗话般的乐境,与早前的《马赛曲》形成了个性鲜明的对比。这时的主题旋律流畅辽阔,表示出了俄军战士对家乡和祖国的深情厚谊。副主题的另一乐段切入了圆舞曲的色彩,它由俄罗斯民歌《在大门旁》演变而来,表达了战士们因激战后释放劳顿而间歇的欢乐场景。其乐感与音感的交织吻合使意境呈现出流畅、轻快、充满愉悦的抒情效果。

  而展开部的语言叙述,是立于情感对话与自然相趣之中进行的。这里有前面旋律的重复使用;因此展开的运行中音乐显得波澜起伏,交相辉映,刻划出了一幅惊心动魄、勇猛杀敌的战争场面。当音乐行进于再现部的时候乐理开始了音型和乐型的交合变化。主要在于突出战争与俄军英勇杀敌的雄壮浩大的卫国声势。这时的器乐一起反击战场的气氛愈加强烈,俄军在横扫拿破仑军后趁机追赶法军溃逃。而副部的两个主题再现后,代表着拿破仑军队的《马赛曲》主题虽说气势雄浑,但这时早已逃遁的法军已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了,战斗力逐渐减弱一一直至音律的消失。但,此时此刻表现俄罗斯人民的两大主题一再得到了强调,表现了俄国人民反侵略战争节节胜利——拿破仑军队终于在饥寒交迫的气候中降下了罪恶的旗帜。这是《1812序曲》的音乐艺术所表达的最为深刻的音乐学理的艺术境界。

  在尾声中,再现引子中的主题的《众赞歌》片段的重现,与本部的主旋律一起交融合成,使在此起彼伏的钟声和礼炮的伴随下一道铸成了一曲辉煌的庆典颂歌;音乐的整体氛围呈现出象征着凯旋归来的欢呼的人潮。接着《1812序曲》的曲式速度转为活泼的快板,此时的音声中奏出了帝俄时代国歌的前半部主题,仿佛是凯旋的俄军官兵接受检阅——整体乐曲在钟炮雷霆的盛典的节日气氛中结束。

  说到这里,《1812序曲》无论是主题立意,还是音乐艺术语境的润致处理,无疑它堪称世界音乐史上描写战争史诗的一部声乐经典;尽管它自1881年公演以来被誉为柴可夫斯基世界性的名曲,然而他却以为此非他最为称意之作。这在他给梅克夫人的往信中可以看得出,他说:

  这首序曲将会非常嘈杂喧哗,我创作它时并无太大热情,因此,此曲可能没有任何艺术价值。
      想必,如果柴可夫斯基对《1812序曲》真正赋予了“热情”,那么《1812序曲》将又会收到何等超妙的效果呢?!

  由此可见,在战争史诗与异国风情的两种创作体验里,自然柴可夫斯基将乐感与情感的信仰投入给了后者,也就是说,他在创作《意大利随想曲》的心境及“热情” 大大好如他的《1812序曲》的艺术和境。

  这里就由《意大利随想曲》的大和之声作着见证。

  关于《意大利随想曲》,在前面的章节已作过提示。经历“闪婚”痛苦的柴可夫斯基依照医生之见远离故国在意大利旅游,以释解心头之重负,让“易醉”的身子早日康复。他入住的宾馆的外面便是一所意大利军营,那熟识的军号无意中让柴可夫斯基造化了后来经久不衰的由小号作为引子的《意大利随想曲》。

  这是一首活脱、轻快无不令人心爱的休闲中顺手牵来之作,准确地说,作者仰仗一片蔚蓝的天空,依托激热壮美的军营,感恩上苍赐予他丰沛的乐感以及父母尝赐给他的丰富的情感表达,加之那远离婚姻嘈聒尘埃的袭击,一出不费吹灰之力的大自然的殿堂颂歌如同烂漫的绽放之花就这样露放了出来!

  乐曲由嘹亮的小号将引子推向了曲子的深处,又由序幕拉开的不久便将音乐伸向缓慢而舒展的行板之中。紧接着,木管与弦乐相奏适时引出想象漫游的第一主题。这一主题作者把人们带向神游异国的开旷而辽远的国土上;此时小号的交相再现遏止了天马行空的遥想后,英国管和低音管合奏导入了第二主题。双管奏出了愉快欢畅的舞曲,接着那流动的弦乐同时不失时机地添加了进来并反复奏出。顿时的伴奏部分由开始的简单时渐趋向繁复恢弘;最后管弦乐戏剧性地结束第二部分继而堂而皇之地迈向更具民俗风味的第三主题。在这二者之间,听众们似乎体验着异域观光的乐趣而转向异国人文风情的向往。其间快速活泼的节奏与流畅的旋律的吻合着舒坦的主题向着它预定的轨道驰去。在它驰骋使命的拐点,随即又回到开头部分中速的行板——这是一个极其具有诗意的烂漫乐章的停歇前的一次小小的休整,如同曙光前夜的一小会儿的安谧与清静。果然,第四主题的乐势将塔兰泰拉舞曲——一种意大利南部轻快的民间舞曲推向一度随想遥远的高度;热情和力量显而在增强,为乐曲大大强调了节庆欢乐气氛。与此同时,立即又出现了一种宛如在广场游行行进的多人舞曲:这时的响乐、弦乐及管乐相继加入,使原本喧哗的乐曲呈现出一种意外重音与混合声交相奏鸣的强音效果。很快音乐便进入一个令人亢奋无比的急速乐段。也就是说,这时的人们无不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地伸出双手而随着急热的舞曲加入先进的舞曲行列。人们就在这热烈奔放、载歌载舞的欢乐之余,甜美之中走向了终点。

      如果有人硬要将《1812序曲》与《意大利随想曲》作一回创作思想的比拟的话,那么,前者之成功有赖于作者的大谋大构,大爱大博;天地有情,万物共鸣;而后者则是作者的大收大放,大善大美;日月同欢,阴阳畅和。不难想象,这便是一位为世人所不料的音乐巨人馈赠给后世的永不朽灭的的宝贵的财富。

  当然,从柴可夫斯基众多的标题个性的作品中同样有不少类似这般大构大谋,大善大美之作,它们深深地倾注了作者人伦之大爱与天赋之大成。比如《奴隶进行曲》(即《斯拉夫进行曲》),在某种意义上研究品鉴,它比这里的《1812序曲》、《意大利随想曲》更显天才的飞动和内心语境的深层刻划。关于这出作品有见于《柴可夫斯基和他的{奴隶进行曲}》。
  早在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对音乐作了最科学而准确的解释。《礼记•乐记》中是这样说的:

  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12】。

  当然这是对音的具体解释。那么,我们的先人对乐是如何解释的呢? 同样在《礼记•乐记》里有对乐的具体说明,文载曰:

      乐者,音之所生也【13】。

  由此可见,柴可夫斯基自幼便通达音乐的圭臬,这难道不是父母和上苍赐予他的神明具至的天赋吗? 透过其所有作品,不论是标题个性的单曲,或是交响乐的幻想组合音乐;也不论是歌剧、舞剧、室内音乐,还是钢琴协奏曲,管弦乐交响曲等等,它们所呈现出来的全然系音的超妙和乐的绮靡;遂然幻化为这一百多年来的人类不朽的天籁之声。他的音乐里,极富含音乐美的特种元素:声乐在他的作品里时刻彰显着人类不灭的伦理能量,使它在暴发力强的器乐拉开序幕时与之相得益彰,堂堂而至。而每在器乐表现力挽狂澜或飞越极限的至高点之后,奏乐却又那样因为排山倒海之后而显得异常轻柔或有如春风拂面似地腼腆而宁静。他十分注重音型来塑造事件主题的严肃性,并将音色的润致创造在无限宽广的音域之中,使他的每部作品构置为一尊金壁辉煌的赞美诗的丰碑。在大起大落,气势悏弘的生活场景中,他总会妙手回春地把优美的情调,抒情的诗意穿插其中,这样,作品不仅闪烁着作曲家智慧的光芒,还收到诗人那“此时无诗胜有诗”的中和世界的艺术感染力,这便是柴可夫斯基大美之声里创造交响诗话的超凡之处。他献给我们人类的不仅仅是以上的这些,他还创作了大量的为世界人民所熟识的多广角的音乐艺术品。例如:

  一、舞台作品:

  1、歌剧十一部,包括《铁匠瓦库拉》(1876年;后修订后改名为《女靴》,1887;后出版时改为《奥克桑内随想曲》)、《叶甫盖尼•奥涅金》{1879}、《奥尔良的少女》{1881}、《马提帕》{1884}、《女巫》{1887}、《黑桃皇后》{1890}、《约兰达》{1892}。
     

      2、芭蕾舞剧三部:《天鹅湖》{1876}、《睡美人》{1889}、《胡桃夹子》{1891一一1892}。

  3、配乐剧:《雪姑娘》{1883}、哈姆雷特》{1891}。

  二、管弦乐曲:

  1、交响曲四部:《第四交响曲》{1887}、《第五交响曲》{1888}、《第六交响曲》{1893}、《曼弗雷徳交响曲》{1885}。

  2、幻想序曲:《罗密欧与朱丽叶》{1869,定稿于1880}。

  3、幻想曲:《暴风雨》{1873}、《里米尼的弗兰切斯卡》{1876}。

  4、序曲:《暴风雨》{1864}、《1812》{1880}。

  5、组曲三部:分别为{1879、1883、1884}这一时间的作品。

  6、交响诗:《命运》{1868}.

  7、交响叙事诗:《司令官》{1891}、《意大利随想曲》{1880}、《G大调弦乐小夜曲 》。

  三、乐队与独奏乐器:

  1、钢琴协奏曲三首:《降B小调》{1875}、《G大调》{1880完成,1893年修订},《降E大调•单乐章》{1893}。

  2、钢琴与乐队幻想协奏曲{1884}:《小提琴协奏曲》{1878}、大提琴与乐队《洛可可主题变奏曲》{1876}。

  四、室内乐:

  1 、弦乐四重奏三首:《D大调》{1871}、《F大调》{1874}、《降E小调》{1876}。

  2、A小调钢琴三重奏{1882}。

  3、弦乐六重奏:《弗罗伦萨的回忆》{1887年开始创作,1892年修订}。

  4、小提琴与钢琴曲 :《回忆珍贵的的方》 。

  五、钢琴曲:

  1、《升C小调奏鸣曲》{1865}、《四季》{1876}。

  2、《G大调奏鸣曲》{1878}。

  3、《儿童曲集》{1878}、《杜姆卡》{1886}。

  六、歌曲:

  1、九套歌曲,每套六首,分别为{1869、1872、1874、1875、1878、1884、1887、1893}。

  2、歌曲七首{1880}。

  3、儿童歌曲十六首{1881一一1887}.

  4、儿童歌曲十二首{1886}。

  5、法国歌曲六首{1888}。

  6、二重唱六首{1880}。

  当然,还有一部分未谱成正曲的手稿及草稿。

  七、教堂音乐:

  1、康塔塔作品。

  2、其他合唱曲作品。

  八、翻译著作:

  1、热瓦埃尔的《乐器法》{1865}。

  2、J`•C洛比的《音乐教育法的问答》{1866}。

  九、理论专著:

  1、《实用和声指南》{1871}。

  2、《和声简明手册》{1873}。

  3、《使用于研究俄罗斯的宗教音乐》{1874}。

  4、《国外旅游纪实》{1882}等等。

  身为热爱音乐或专业从事古今中外音乐理论研究及艺术创作者,我们会从中得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答案: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艺术世界所涉猎的理论空间和艺术空间,是立于俄罗斯传统音乐艺术的前提下进行研究和创新的;他的创作与研究是继格林卡之后在古曲音乐哲学思想的沁透下正大地发展了俄罗斯的后现代主义和民族主义的音乐形式。他的音乐作品,使世界人类懂得生命之珍爱和对天堂乐音的追幕与神往;他的理论解读,让当今毫无国界的心灵在灿烂无垠的芳草园里倍感清泉的流溢和春天的苏醒!

  ——这一切,便是作为一位无愧于伟大的音乐巨人赋予给人类的与无伦比的极其辉煌的“随想章乐” !

  感恩梅克夫人
  论及柴可夫斯基,我们不得不敬畏那位与其相心携手的伟大的梅克夫人。
      柴可夫斯基早在法学院学习期间,就已暗恋过一位法国女歌手狄希耶• 雅朵,然而,在女方结婚之后不久,这段爱情便无疾而终。后来他在莫斯科音乐学院任教时,一名颇为偏极的女学生安东妮雅•米柳科娃疯狂地追幕着他;她那大量的情书和过市的传言之目的——非嫁给柴可夫斯基不可,甚而还以死加以要挟。这一时期的柴可夫斯基正在改编普希金的长篇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14】。著作中的叶甫盖尼因年轻时拒绝了塔琪安娜的爱情,直到后来他悔恨至深。大凡柴可夫斯基入戏太深——认为自已不应象叶甫盖尼那样回避这段恋情。于是,柴可夫斯基与米柳科娃于1877年7月18日举行了正式婚礼。然而,事情的戏剧性发展总有吻合我们古人的总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他们的蜜月尚未结束柴可夫斯基就后悔这桩婚姻的失败。八天后他回到莫斯科就完全使自己濒临精神的崩溃:或许他过于看重情感的严谨性,因此他在莫斯科曾一度想到要在冰冷的莫斯科河中自杀。虽说这回未自杀成功,却给自己落上了严重的肺炎;很快他不得不奔赴圣彼得堡。待到车站与自己的兄长安纳托利相见时,他几乎没有被认出来。这一病情至使他在彼得堡宾馆整整昏迷两天后才得以苏醒。当时的医生据病情告诫他:应该认识病理的改善方式,切不可因不幸的婚姻而毁了身体,并建议柴可夫斯基不能再与妻子晤面,否则其病情会异常加重。


  此后的柴可夫斯基便再也没有见过妻子安东妮雅•米柳科娃,出于责任感,柴可夫斯基总是定时给妻子寄去生活费等;直至死为止,他们仍保持着合法的婚姻关系。

  这之后的一些岁月,柴可夫斯基又患上了严重性的精神衰弱证,无奈之下他只得辞去音乐学院的职务,可以说,打此时开始柴可夫斯基便永远结束了繁重的教学工作。直至1885年以前,他主要隐居在乡下或在国外,多半在意大利、瑞士作巡访和旅游,以适时恢复体质和进行异域风情的采撷。

  此前的这一时期,他因鲁宾斯坦的介绍,终于与一位富有艺术修养的富孀相识,她就是后来影响柴可夫斯基声誉定格的梅克夫人。


  梅克夫人十分赏识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天才,并约定立志资助他的艺术创作及其事业的发展,不能让他因生存和音乐艺术之追求而浪费宝贵的时光——更好地为柴可夫斯基提供全面的创作空间来投入全部的艺术创作。如果说,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艺术倾透了他天赋的诗意表达,那么,应该说,梅克夫人的大爱则使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华章闪烁着辉煌的福佑之光!他们心灵相惜,善爱与共;崇文明如大贵,尚经典如生命;甚而每当他作品诞生之际均在致往梅克夫人的信中昵称为“我们的音乐”、“ 我们的交响乐”、“我们的乐章” 等。


  她常常为柴可夫斯基的创作而蕴藉自慰,她还声称他是当今最具天才的音乐艺术家。1877年5月3日,柴可夫斯基写给梅克夫人的信中说道:

  我正忙着写《第四交响曲》,我想把它献给你,因为我知道你想在它里面找到你内心感情和思想的回声。

  这件充满热烈和真爱的作品首稿的封面上还存留着“献给我最好的朋友”的笔迹。这部乐曲在圣彼得堡公演后引起异常的社会反响。演出时由鲁宾斯坦担任指挥,当时梅克夫人正处生病,但后来才赶到音乐会的会场。——可惜的是,当她同鲁宾斯坦论及作品的成功和柴可夫斯基时,他却在异地他乡。至此,梅克夫人自赏识天才的音乐家的艺术创作到资助这位天赋巨星的第一场相心携手的“合奏”尚未有过一次谋面。敢情,柴可夫斯基是一位极富情感表达的音乐家,他将自己多年来对梅克夫人的恩赐与敬畏,爱幕和赞美一一化作了清泉和云纱——让它们全都合乎音符的跳动烂漫地奏响于蓝天和大地之间。有一次他在致给哥哥安纳托利的信中说:

  有时我真的很希望能够被一位女人温柔地触摸与疼爱。我常想被一个女人的慈爱所拥抱,我能够躺在她的腿上亲吻着她。......

    这正是他追幕深爱梅克夫人的内心写照。虽然,后来梅克夫人破产且主动终止了他们之间以大美大爱维系的十三年的书信往来,可是这位无疾而终的牵手之旅的理想跋涉者,她那十三年光景的恩赐和人性的绽放,难道不在时时激励着这位天才的创造者漫漫征程的默默前行的么?! 的确,他意识到她对他恩重如山,在她的一次回函中,她这样说:

  你说你要把你的交响曲题献给我,说实在的,只有你才有这样的权利。

  柴可夫斯基从未辜负梅克夫人对他的大爱无疆的寄望,我们从如下的往信中清晰地看到这一感恩之心。他在写完《第四交响曲》后致给她的信中称:

  第一乐章,庄严的行板,有生气的中板。引子是全曲的核心,这就是命运之神,命运的力量。它阻碍人们奔向幸福、到达目标,它嫉妒地监视着不让我们的幸福和安宁完美无缺。它象达摩克里【15】的剑一样高悬在头顶,这是无间断的精神折磨,不可克服,无法逃避,对它只有屈从,别无他法。……第二乐章:如歌的小行板。这个乐章显于悲哀的另一面。一天劳累之余,深夜独坐时深感惆怅。种种回忆,思绪万千。多少事已成为过眼烟云。回忆往事也是一种乐趣,让自己消失在过去之中是辛酸的,却也是甜蜜的。第三乐章:谐谑曲。固定音型拨奏一一快板。这个乐章没有明确的情感,是一些变化莫测、错综复杂的图案,虚无缥缈的音型……第四乐章:热情的快板。如果自身找不到快乐,不妨出去走走,不妨看看人民是如何享受生活。这是一幅民间节日的图画,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在别人的幸福中忘掉自己,那不可战胜的命运之神又一次提醒我们——它的存在。欢乐中的人们不驻足观看我们的孤独和悲伤。他们是多么欢乐啊,他们是多么愉快啊!他们的情感又是那么单纯。……幸福还是有的,单纯质朴的幸福,为别人的幸福欢呼吧,这样,生活也就变得好受。

  这次的去信里,他没有提及一个“爱”字,也未说及一个“谢”字,但在他诗意纯真的音乐语境里,却处处表达了自己对梅克夫人的开导、珍重、解脱、理解与她一起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和心境的疏异;——这便是柴可夫斯基对圣洁之爱的表白与诠释。

  1878年12月,《第四交响曲》在圣彼得堡大获成功之后,梅克夫人收到柴可夫斯基的来信,他这样样说:

  当我开始写的这部交响曲时,我们还是相识不久,但我还清晰地记得,我是在为你写下每一个音符。凭我的直觉,我知道没有谁能像你一样,对我的音乐会激起如此深刻的共鸣。我知道你和我在精神上靠得很近。对于这部作品所表现的境界,我知道,你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了解得更清楚。

  回信中这样的赞语,假如对方不是出自仁爱之心,那么,她听后自会宛若浮云似的颤栗;倘若对方不是一位确有艺术含养的乐界知音,想必,她听后自然会枉若井底曼影,自怜其心。相反她如此理解他的音乐境界,他的内心演泽,他音乐的思想表现,这正说明他俩的思想火花和精神热情是在同一地平线上铸造一尊即将诞生的音乐圣像,一位属于全人类的音乐巨人——柴可夫斯基。

  1890年梅克夫人商业的破产,虽说未能让柴可夫斯基由艺术到精神世界走向人性的低谷,但,这十三年之久点燃他音乐盛火和激情怒放的精神支柱骤然地消失,固然让他陷入人生莫大的“悲怆”的回响之中。

  回忆与梅克夫人的十三年的热情创作,仿佛是她给了柴可夫斯基精湛的创作灵感:自1877年下半年与梅克夫人开始第一封信以后,他似乎感到一种新的创作冲动的潮变,于是便有那些不朽经典的诞生:如《叶甫盖尼•奥涅金》、《奥尔良的少女》、《睡美人》、《第四交响曲》、《第五交响曲》、《罗弗雷德交响曲》幻想序曲《1812》、《G大调》、《钢琴与乐队协奏曲》等一大批具有世界影响的作品。如果说这是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倾情抚慰的激情乐章,不如说一一这是他们以大爱大美播种后的全部所得。......

  在天籁的圣乐中远去
  诚然,梅克夫人在柴可夫斯基所有的音乐作品中,最为爱幕的还是《第四交响曲》。它创作于1877年,属于柴可夫斯基《命运三部曲》{即《第四交响曲》、《第五交响曲》、《第六交响曲》}的第一部,也是当时他获得世界性声誉的第一部交响曲。就柴可夫斯基的话说,这也是梅克夫人亲手点燃的一一“音乐之音”的激情之作。

  梅克夫人主动中断与他的鸿雁传情的日子,柴可夫斯基仿佛自己处于《意大利随想曲》中的间歇休整一样,他在漫长的思考中不是要将她淡忘,而是选择淡定;在这淡定里他以自己非凡的乐感来驾驭自己“易醉”的情感:就在她与他提出“知音”谢幕的1890年后,在忧伤悲悯的日子里,他完成了舞台剧《黑桃皇后》;配乐剧《哈姆雷特》;《第六交响曲》;交响叙事诗《司令官》;钢琴协奏曲《G大调•单乐章》;《降E大调》;《弗罗伦萨的回忆》及部分充满俄罗斯风格的歌曲;尚不乏音乐史论及有关声乐系统的学术理论专著等。在这众多的音乐作品里,我们或许能看到他对往昔十三年情感寄托的忠贞以及对他报以无私“相爱”的梅克夫人的深深怀恋;他或许将她视为他音乐艺术世界的太阳:他那样珍爱这来之不易的每一缕春光和激励他奋勇前行的宝贵岁月;他或许把她看作他生命的照耀着他在黑夜里蹒跚前行的圣洁的星光;他或许以为她就是继米柳科娃之后唯一能与他携手航行的最明亮的灯塔;他还或许索性认为她就是他此生生命主题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总之,在与她相心以乐的十三年多的时光里,尽管他与她从未谋面,可是,在他与她的每次通信里,或每每收到她来信后的热血涌动时,他对她的表白是那样的纯真;他同样体味着她与他的抚慰与关切是异样的圣洁;——他们之间,谁也没有一次约请,谁也没有一丝杂念,谁也没有一回亵渎,谁也没有一点私欲。在天才的音乐艺术家面前,梅克夫人仿佛一个天真赏乐的孩子,因此她那样恭恭敬敬地臣服于他——将自己积累的最宝贵的财富拿来拯救一位尚未蜚声乐坛的苦行者;同样,在一个从未晤面的富孀的前面,柴可夫斯基如同一个面对面包而饥饿的落难者。他们如此绝妙地结为“空中连理”,这无非是因为他们有赖于音乐而成为了世界音乐史上的不朽传奇!因此,音乐史学家们称,柴可夫斯基与梅克夫人的眷恋史为“音乐知音”是绝妙不过的千古美谈。正是因为他的无私敬畏和他的大美诠释,才共同塑造了人类的伟大神奇。无疑,梅克夫人不仅是全人类的道德典范,还应该是我们全人类在苦难中拯救经典的伟大偶像!他们的思想意寓和精神品质正如我们东方人类的先人所赞美那样:“金玉其心,芷兰从室,仁义为友,道德为师”。倘若人类还要为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作一回全新的世界性意义的定位,我想以上这十六字的涵盖是否合适呢?!

  自柴可夫斯基失去心爱的朋友梅克夫人后,作为一个正常人的内心世界,即使多大的意志力也会遭受一定程度的打击,更何况他本来是一位“易碎”心境的音乐创造者。在他忧郁的创作中,他发现自己心身受压,精力不济,头发霜白。就在他与她中断往来的第二年,梅克夫人溘然长逝。

  巨痛降临了,视线模糊了,身心崩溃了,他那充盈的乐感和情感受挫了。在他极度痛苦的日子,他仍怀不失“英雄之志”地创作了类似《胡桃夹子》、《第六交响曲》、《G大调•单乐章》;《降E大调》以及大量的歌曲、音乐史论和学术论著等伟大的作品。

  大概的确正如史料所言,柴可夫斯基有预测自己将要作古的先知能力;另一面,也是来自那时官方的议论,说柴可夫斯基饮用了带有霍乱病毒的水后而致病身亡;而当时的学者则称,他很有可能是自己喝砒霜而自杀;还有传谣说是法学院校友会对同性恋的抵制运动所导致他的死亡。总之,柴可夫斯基是于1893年11月6日仙逝的,也就是他在圣彼得堡首演《第六号交响曲•悲怆》九天后自己的家中——在云鹤游天的哀惋的圣乐中远去了!

  在庆幸和完美,同时也是悲怆的天籁乐声中,一位伟大而非凡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一双圣洁而灵妙的乐手告别了它们始终捍卫大和大美的颤动的乐台,他那睿智而变幻的充满音符和旋律的脑海以及富于超凡想象力、表现力的生命体就这样在他那尚未彻底尽情的世界里奏完了人生的终了曲!这个伟大生命的终止与其在俄罗斯乌拉尔的伏特金斯克城1840年4月25日的诞生时间相计,他只走过了53个年景。柴可夫斯基在半个世纪的创造历程中,他以音符让世界人民深觉生命的敬畏;他用旋律使天下的人类受益大和之音的蕴藉与精神的再生。——他的远去,这不是俄罗斯的损失,亦非世界人民的损失,他的远去是宇宙间因殒落了一位和声的巨星而承载着的不幸!

  虽说他作古了,这一百多年的世界人民仍在他的《第六交响曲•悲怆》里品读自他那富含人性光芒的流声:他把自己对梅克夫人的晚歌切进了《如歌的行板》,——那里有他因谢恩梅克夫人的“知音”与“大爱”而悄悄溢出的偿还的泪水;他将自己对安东•鲁宾斯埋恩师的敬重织入了《庄严的行板》,——在这里有他万语千言的对恩师所作的庄严的表达与发自心海深处的膜拜;他还把自己对伟大的母爱所赐予的一切润致成了他生命和宇宙间最独特和声。于是,俄罗斯说,上帝和母亲赐予他如此晶莹的人性和那圣洁无暇的天性,就依照上帝的旨意让他在《悲怆》里一同携手梅克夫人——一同织进世界人类的音乐史!!!

  大概是这些启迪后人的理由,柴可夫斯基的遗体被运至圣彼得堡,坟墓就在其相熟的作曲家亚力山大•鲍罗丁和穆索斯基的附近。由当时最著名的雕塑家为他塑造的半身低头深思塑像——这似乎是在揭示着他向后来的人们示意《命运》之《悲怆》及“知音”的《随响》!

  我们全面地回顾柴可夫斯基的艺术创作:他是总结并发展全欧州音乐使之推向一个新时代的一位伟大的音乐巨人;他不仅完美地建立了自己在俄罗斯传统和民族音乐史上的独特的交响音乐艺术体系;还是将德国古典音乐和贝多芬及俄罗斯多元性民族音乐风格继格林卡之后统一到极为和谐的一位巅峰级的人物。他的音乐艺术是全俄罗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的音乐作品,重在心理再现,语言刻画,充满积极的爱国主义力量、重塑民族主义精神的大和之美。他那坦荡而亲切的旋律、戏剧性的磅礴之势、华丽生动的器乐构制等技法处理时刻在激励人们对这位天才的音乐巨人的缅怀与追幕。他大量的作品中飘动着俄罗斯民族和舞曲的混合型元素;斯特拉文斯基【16】这样说:

  他是我们所有人中最彻底的俄罗斯人!

  他不仅是伟大的音乐艺术家,更是伟大的文学艺术家,因为他的音乐作品远远超越了许多文学作品所未曾到达的区域和领域。

  这一一便是柴可夫斯基超越同时代其他音乐艺术家的另一个极其重要而宝贵的一面。


  寒 夫
  2012年1月25日下午{正月初三}

 

  注 释
  【1】、西方派,俄国十九世纪四十一一五十年代代表贵族地主阶级中具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想的派别。当时同斯拉夫派的分歧主要在于俄国未来历史发展方向的问题。也就是说,西欧派主张走西欧路线,反对社会主义;拥护君主立宪和议会政治。

  【2】、“五人团”,即以巴拉基列夫为首的主张西欧派意识的激进组织。其主要成员有赫尔岑、别林斯基、车如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

  【3】、赫尔岑{ 1812一一1870},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哲学家、作曲家。他多次参加俄国进步的革命活动;后被流放。1853年创办《北极星》杂志和《钟声报》,旨在号召人民推翻沙皇专制。其主要哲学著作有《哲学上的一知半解》、《自然研究通信》等。他继承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他的《往事与随想》记录了十二月党人起义到巴黎公社前夜俄国和西欧的社会生活及革命斗争史。

  【4】、别林斯基{1811一一1847},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文艺评论家、哲学家。他的文艺批评直接抨击沙皇专制;为俄国文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5】、车尔尼雪夫斯基{ 1828一一1889 },俄国革命家、哲学家、作家和批评家。他自幼就开始研究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哲学。他的代表作有《怎么办?》、《序幕》被称为俄国最革命的激情作品。

  【6】、杜勃罗留波夫{1836一一1861},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著名哲学家、文艺评论家。他的哲学与文艺评论,旨在强调美的原理和人性的哲学观。

  【7】、巴拉基列夫{ 1836一一1910 },俄国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1855年结识格林卡、斯塔索夫等。1857年起形成了以他为首的“五人团”{即强力集团}。其主要音乐作品有富于东方色彩的交响乐《塔玛拉》,钢琴幻想曲《伊斯拉美》及莎士比亚的悲剧《李尔王》等。

  【8】、格林卡{1804一一1857},著名的俄国作曲家。自幼酷爱钢琴和小提琴。他的理论创作对俄国的音乐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被称为俄罗斯古典音乐的奠基人。

  【9】、普希金{1799一一1837},俄国最伟大的诗人、小说家、俄罗斯近现代文学史的奠基人。他一生创作了八百多首诗歌;十二部长诗和一些诗体童话;还有诗体长篇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他的《别尔金小说集》掀开了罗斯文学的新篇章。

  【10】、屠格涅夫{ 1818一一1883 },俄国作家。1843他发表叙事诗《巴拉萨》,获得别林斯基的赞美。特写集《猎人笔记》是他的成名作之一。如《罗亭》、《贵族之家》及《父与子》堪称俄国文学史上的不朽之作。

  【11】、列夫•托尔斯泰{ 1828一一1910 },俄国伟大的作家,世界文学巨匠。他的代表作有《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宁娜》及《复活》等。

  【12】、引自《辞海》{2009年版,上海辞书出版社}2729页。

  【13】、引自《辞海》{2009年版,上海辞书出版社}2729页。

  【14】、《叶甫盖尼•奥涅金》,是普希金最优秀的诗体长篇巨著。它展示了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俄国现实社会的广阔画面;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那个时代人民的苦难、贵族的奢侈及官方的腐朽。被文学史家认为是“俄国生活的百科全书”。

      【15】、达摩克里,即达摩克利斯,希腊传说中叙拉古暴君狄奥尼修斯之宠臣。这里是“大祸临头”之意。
    

      【16】、斯特拉文斯基{1882一一1971},俄国著名作曲家、指挥家;西方现代派音乐重要人物之一。有交响乐《烟火》、《火鸟》、《春之祭》等音乐作品及《音乐诗学》等理论著作传世。

       (转载自http://hanfu.artron.net;新闻来源:艺术家提供)

 

.

网站地图服务条款服务条款服务条款服务条款
爱尔贝早期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1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东路华康街8号 电话:020-38814279 020-38814508